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平科研团队

打开窗户 风光无限

 
 
 

日志

 
 
关于我

李平研究团队始于1995年由李平教授组建的生物技术育种课题组,现有教师、科研助理、科研辅助人员、研究生等60余人,由植保、品种资源、基因工程、基因组学、育种专家和技术推广专家组成。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NATURE EDITORIAL:Paper Money”的读后感  

2017-07-13 21:4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NATURE EDITORIAL:Paper Money”的评论 - 李平科研团队 - 李平科研团队
 
         713Nature主刊发表了“Don’t pay prizes for published science”(PDF文件名“Paper Money")的评论,以四川农业大学两周前对Cell论文进行奖励和资助为例来说明中国大学普遍存在的按论文影响因子高低进行现金奖励的现象,质疑这种奖励方式对研究本身会带来系列的不利影响。比如研究人员为了快速致富而发文章,不注重长远而细致的研究;对影响因子(IF)的过分使用,比如申请经费、职位和晋级等;刚发表的论文其重大意义还没有得到验证就获得经费资助,是对过去成就的奖励而不是对未来的潜力,也没有通过严格的评审和公平竞争。并特别指出在中东富油国卡塔尔和沙特也有中国这种类似的情况。此外文章还指出中国科研经费分配也存在不合理性。
        这篇评论看似正确,但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一是绝大部分科学家不会为了获奖而发文章,更不用说发文章是挣快钱的方式了。做水稻研究周期长,不定因素多,本次CELL论文历时七年多,先后20多人参与,50万的奖金分配下来也没有多少。在正式发表以前,谁也保证不了一定能在CNS上发表。如果以此作为挣快钱的方式,估计早就饿死了!NATURE编辑们可能认为在NATURE上发表论文很容易,但每年全中国的科学家在其上发表的论文也没有多少。不要死盯在论文奖金上,这在四川农业大学就是绩效奖励的一个方面。在中国还有相当部分高校或科研单位并没有制订发表高水平论文的奖励政策,这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研究基础较差的单位认为他们的研究人员发表高水平论文的可能性不大,制订出来无用,还可能被取笑;二是研究基础好且薪酬较高的单位把高水平论文用在了升等晋级等的评估方面。如果几年都没有高水平的论文发表,就意味着降级或者解聘,这变相与收入挂上了钩。有些研究型高校三年对教授们考核一次,考核合格后就再给予三年额度较高的固定经费资助。
        二是能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肯定是通过同行专家严格评审过的,特别是对中国科学家的论文多少有些歧视,审查更加严格。CNS代表着学术期刊的最高水准,全世界都在追捧,所以对于在其上发表的论文进行立即奖励或者决定继续资助,是基于对这些杂志的信任。川农大在做决定之前肯定是经过论证的,也是按照学校制订的相关政策作为决策依据。
        三是关于唯影响因子论的问题,现在把发表论文的影响因子作为重要的评价指标渗透到了科研和学科建设评估的各个方面,这种泊来品对中国科技界的影响深远,广大中国科技工作者深受其害。大家都知道有问题,但还未找到合适的替代品。不过这也不是中国特有,西方发达国家的科学家们,也把在重要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放在自我介绍的醒目位置,以示看重。既然大家都看重,就不用来指责中国了。我们想像不出在西方国家如果你连一篇像样的PAPER都没有还能获得什么重要科研岗位呢?还可升等晋级吗?
        我国科技界应重视中文期刊的论文发表,各种评估指标要认可。假设在《科学通报》和《中国科学》上发表论文被视为同等重要,就会有大量的稿源和高质量的论文,以中国现在发表论文的数量,造就一大批影响因子超过10的期刊为时不远。这些中文期刊还是要坚持中英文同时出,这样才能让更多的英文水平不高的中国人看到这些科研成果。
        
参见原文:
http://www.nature.com/news/don-t-pay-prizes-for-published-science-1.22275

附译文:

        两周前,四川农业大学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庆功会,会上学校宣布要奖励给某研究团队1350万元人民币(200万美元),作为该团队在《Cell》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的回报。

        公告一出,顿时在社交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们纷纷讨论:对研究成果奖励是不是过于丰厚了?迫于舆论压力,该论文的共同作者、川农大水稻研究所所长李平在博客中发表声明称,学校奖励的大部分金额,也就是1300万元实际是用于资助后续研究的,而额外算作奖金部分的只有50万元,且奖金也是由27位研究人员共享,故并没有人能攫取暴利后退休。李平在文中进一步肯定了奖励的意义,他表示,科研人员在中国的小型大学里很难获得稳定的资金来源,所以学校提供的资金来之不易,旨在用于继续拓广这项有前景的研究。

        李平和其团队发现的抗病基因将有助于保障世界各国的粮食供给,川农大当然有理由为之振奋。但宣布给奖励是在630日的星期五,也就是文章发表的次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开出了巨额的资金,如此庆祝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

        显然,多数的中国高校觉得此举在理。拿金钱奖励科研人员单篇论文的发表是中国科研机构一贯的做事风格。多数情况下这是官方章程文件里的规定。譬如临安的浙江农林大学就规定给文章发表在《Cell》、《Science》或《Nature》杂志上的科研人员一次性奖励50万元,而且还有专门的表格用于计算如何奖励文章发表在其他杂志上。例如,如果文章发表在任何影响因子高于10的杂志上,则奖金额为影响因子×1.5×10000”元。去年,《人民日报》上有新闻指出,高校规定给发表论文者奖励的比例高达90%。而且中国也绝非个例,像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家也有着类似的对科研人员奖励的规定。

        这样做对科研人员或许是件好事,同时也有利于高校宣扬学术成果。无论对科研是否有利,从长远来看,这都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而答案却很可能是否定的。

        一方面,这会滋生出一种让科研人员视发论文为一种赚快钱方法的氛围,这样他们就会只关心文章能否发表,而不是想着如何去完善和拓展实验。

        正如之前反复讨论过的对影响因子关注的问题,它的重要性已经被过度夸大了。将影响因子的高低作为奖励、聘用和升职的评价依据会产生很不好的影响。经济上的奖励只能让影响因子的重要性过度膨胀,并不利于评价研究成果所真正实现的价值。

        也许更值得关注的是,在论文发表后马上去奖励一个还未证实的科学研究。虽然现在还没有理由认定,四川科研人员得到的抗真菌稻瘟病基因的研究成果在发表后经不起同行专家的检验,但万一经不起怎么办?并不是说许多论文就是有错的,但论文的重要性很可能就是被高估了。

        上周,李平在声明中表示,这笔钱大多数是研究经费,这让事情有了很大的不同。然而这或许也暴露出了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一个更根本的问题,即存在根据过去的成绩,而不是未来潜力来分配研究经费的趋势。稻瘟病基因有着巨大的应用潜力,四川的科研人员也许走在了正确的探索之路上。也或者,他们通过研究发现了许多与该基因不相干的其他研究通路。无论是哪种情况,证明研究团队能获得更多资助的最佳办法在于资金申请书上能说明研究的方向,并客观公正地评价其他竞争者的科研计划。

        这起事件同样引发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中国的科研基金该如何去使用?李平在博文中透露,重点高校里的科研人员要比大多数其他同行更容易获得稳定的经费资助,后者往往不得不整天忙于申请本校的奖金。诚然,资源集中在顶级科研机构的现象确实存在,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一个全世界都面临的问题。这是一个需要学术界去解决的问题。但是,无论研究经费来自中央还是本校,必须首先具备严格而公正的审查制度。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