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平科研团队

打开窗户 风光无限

 
 
 

日志

 
 
关于我

李平研究团队始于1995年由李平教授组建的生物技术育种课题组,现有教师、科研助理、科研辅助人员、研究生等60余人,由植保、品种资源、基因工程、基因组学、育种专家和技术推广专家组成。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回乡偶书”  

2012-04-08 18:06:1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乡偶书

贺知章(唐)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

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自从父母移居城市,我回老家的次数就日渐减少。还是200411月我的婆婆(我们老家称奶奶为婆婆)去世时回过。一晃八年了,但那挥之不去的乡愁却一直困扰着我。有人说恋乡是衰老的开始,我宁肯选择衰老。八年了,回家去看看的念头时刻撞击着我、牵动着我。家乡的一草一木,家乡的山山水水,怎能忘怀?带着内疚,带着期盼,今年清明节终于成行。

43日七点半驱车出发,经潼南带上小弟一家三口,经过5个小时的颠簸回到了那熟悉又陌生的老家——四川省安岳县鼎新公社五大队三队(现为顶新乡天成村三组)。父亲是提前几天回去的,特意安排我们在老家吃午饭。饭后随父亲去墓前扫墓,跟随父亲寻找记忆中的山路。在这荒寂的墓地,望着静静开放的无名山花,望着一堆堆坟茔,想起了我的婆婆,想起了我的家公(外公)……。现在我才真正体会到,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婆婆呵在里头。我虔诚的按照风俗做过仪式,一边听着父亲的絮叨:要记住先辈们的墓地,要一代传一代。看着长满青青野草的崎岖山路,父亲说因为走的人少了自然不再成路。父亲又满怀希望的说他捐了修路款,要把路修到我们的家门口,以后回家祭祖就方便了。

听着父亲的憧憬,我却忧心忡忡。据说,我们村在册人口有1400多人,但常住人口只有200人左右,主要是老年人,空巢老人还不在少数,无人居住年久失修的农房随处可见。留守儿童很少了,曾经热闹的小学校现只有十来个学生。我的母校已不见踪影,只有杂草和小树在那里随风摇曳。现在是只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我们,却没有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场景!全村耕地只有不到五分之一在耕种,虽然国家给予了五分之五的补助,也止不住弃耕进城的潮流。曾经的良田长满了杂草,曾经的良土长满了杂树。虽说全乡都有了村村通公路,但村里还会有往昔的热闹吗?二十年,四十年后,我的家乡会是什么样子?谁会是这片土地的守望者?难道修的这些乡村公路就是为静静等待一年一度回乡祭祖的人们?再往后,我们这代人以后,还会等来回乡祭祖的人吗?看着这眼前的一切,想着这八年的变化,城市的巨变,城市周围乡村的巨变,再看看我的老家,还有许多类似我的老家的土地。心理不由添了些荒芜。
   
听说邻村有个在外赚了大钱的老板,回家修了水塘,搞起了种养殖业,专供重庆。心理又添了些许安慰,这或许是家乡再次兴旺的出路。
   
是啊,“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